哀牢山深处的古茶林

哀牢山脉,是云南中南部气候的分水岭,北与无量山在普洱的景东接壤,以东南走向绵延500公里至红河的绿春。平均海拔约2000米,海拔3000米以上的山峰有9座,主峰称为哀牢山,海拔3166米。在哀牢山脉的西侧,澜沧江流域的临沧,普洱,西双版纳,受印度洋暖湿气流的影响,温暖湿润,既是世界茶叶的原产地,更是自古以来的茶叶种植产区。

由于哀牢山挡住了暖湿气流,所以哀牢山东麓的玉溪,红河沿线,虽然也有茶叶种植,但其品质与哀牢山西麓的普洱茶主产区相比不可同日而语。哀牢山西麓,历来是普洱茶的重要产区,困鹿山,老乌山,打笋山,马邓等地所产的普洱茶,一直盛名于茶马古道。

我从2014年底开始有计划地探访哀牢山西麓的传统产茶区(至今还有一部分地方没有去到),收集了几十种茶样,对哀牢山西麓茶区的地形地貌,气候特点,土壤表层状况,茶树植株特征等有了初步的了解。

哀牢山西麓的古茶树资源非常多,但普遍比较分散,不像版纳或临沧茶区那样古茶树普遍成片成林。所以,当2015年3月26日我第一次来到花山乡一个海拔1950米的寨子,看到一大片高大粗壮的古茶林时,真是非常惊喜。为了仔细鉴定品质,我收集了当地2015年3月,6月,10月的三份茶样进行品试。由于对其独特的香气和值得收藏的品质感到满意,所以今年头拨春茶开采之前就早早联系当地的朋友,着手收集原料。

这片古茶林的茶树树龄至少200年以上,树高普遍在2米以上,长势茂盛,看到最高的茶树目测4米以上。春、夏、秋三季的茶样给我的最大感受,是其香气非常独特,生津回甘特别好。那种独特的香气与我喝过的其它地方的茶都不太一样,不太好形容,有点象松木板,一种木质的香气。

知识共享

我对“哀牢”二字总感觉有点不舒服,所以百度了一下来由。没想到是我浅陋狭隘了,在《后汉书·卷八十六 南蛮西南夷列传》中,对哀牢夷者及古哀牢国的广阔地域、发达的文明早有记载,可见哀牢名称自古有之。

按照百度页面显示的内容:“哀牢国鼎盛时期东西三千里,南北四千六百里,大致统治范围南至西双版纳,西至伊洛瓦底江,北至横断山脉,东至洱海一带。”这不正是现今的普洱茶产区吗?不由得使我更加希望能够深入发掘哀牢山的古茶树资源。

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点击查阅。(经我查考,该页面显示的“《后汉书·哀牢传》”,应该是不正确。正确的表述应该是:《后汉书·卷八十六 南蛮西南夷列传》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