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道,春风,新茶

这是位于哀牢山脉和无量山脉交错地带的一个小山村,只有17户人家。2016年我第一次到访,2017年进行了深入的探访,于是决定以这个村子的古树春茶作为2018年的收藏。

我在地图上没有搜到这个小山村的名字,当时是因为老乡带路来寻踪茶马古道的遗迹,偶然来到了这个不起眼的小山村。

一条斑驳参差的石头路从村旁经过,这就是茶马古道的遗迹。这条已经荒废的故道,是当时马帮从普洱出发往西,或者前往大理进藏,或者前往缅甸的必经之路。虽然这个小村不是马队停靠的驿站,但是每天都有或往或返的马队经过村子,从不间断。

老郑已经70岁出头,祖辈世居于此。但是以他的年纪,马帮往来经过的情景他也没有亲身经历过,只有听爷爷辈的老人讲述往事留下的记忆。当年老郑的三爷,就是他爷爷的亲兄弟,带同两个子侄,牵了三匹马,驮着家门里采收的全部春茶,加入了一个从宁洱过来的马队,前往缅甸贩卖,谁知一去竟音讯渺无。老郑长长的吐了一口烟,说:“出发的时候也是这个季节,春茶收完的时候。”

村子里的古茶树没有连片成林,或几棵或十几棵或几十棵,散落在村子周围的山林和地头。每一小片茶树,就是某一家人的祖先种下的,归属和传承都非常明确,成为造福子孙的摇钱树。因为茶树分散和规模小,加之地处偏远,所以按照同等的树龄和口感品质横向比较,这里的古树茶价格比市场行情至少低一倍以上。这些收获,正是我每年寻幽访古,远辟深山古树的深意和乐趣所在。

世事沧桑,生生不息,正如一岁一枯荣的茶树,感叹生命创造之伟力,只能仰望!

赋诗一首,每当啜饮此茶之时,以资玩味:

古道咏春

故道蹄印深
犹忆不归人
同采一树芽
古木又逢春